【年会精华No.13】马莉 |电力行业碳减排与碳市场

  • 2017年03月14日

编者按:2017年1月21日-22日,“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源系统工程专业委员会2017年年会暨绿色低碳发展智库伙伴年度研讨会”在深圳成功举办。


正如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何建坤在开幕致词中所言:“两家合在一起有很大的好处。能源系统工程专业委员会主要是进行能源系统工程模型和方法学方面的研究,学术性比较强;后来发起建立绿色低碳发展智库伙伴,更多是聚焦在政策层面,进行相关政策的设计、实施和落地方面的研究。把两者合在一起,既有理论模型方法学平台和工具的研究,又有关于政策建议、政策落地、政策实施、制度实践方面的研究。两者的结合,有利于我们提出有科学含量、有技术支撑的高水平的政策建议,促进各界对能源和气候政策的深入研究和理解。” 


出席会议的百余名专家就“落实巴黎协定和绿色低碳发展宏观战略”、“地方十三五温控规划与城市达峰实践”、“全国启动碳市场背景下地方和企业的行动”、“能源/碳排放模型”等主题进行了热烈的研讨。本网站将陆续编发此次研讨会的研讨精华,敬请关注。


马莉(国网能源研究院企业战略所所长)

0.jpeg

我是电力行业的研究者,作为行业研究者也肩负着与其它行业衔接的使命,因此今天来跟大家探讨一下电力行业的碳减排与碳市场问题。

 

电力行业低碳发展的要求与现状

0-1.jpeg

去年电力行业十三五规划已经发布了,对于电力行业来说,发展趋势比较明显。比如,经济新常态下电力需求增速放缓。近十年以来每年几个亿的装机,用电量的增长每年都是两位数,但是从2013年开始增速下滑,2016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在5.2%左右,国网的增速是在4.7%左右,这是比较明确的放缓趋势。

 

未来电力消费结构和电源结构会持续优化,非化石能源的装机容量快速增长。2015年非化石能源的装机容量已经在逐渐提高,从节能减排成效来看,未来要促进整个能源行业的电力转型。实际上对能源转型来说,有一些可再生能源通过电力来转化使用,所以电力在可再生能源发展中起的作用是越来越重要的。

0-2.jpeg

电力行业在2015、2016年陆续出台很多规划和要求,其中有电力和能源发展的十三五规划,我们梳理了一下发现有的是一致的,但也有一些是冲突的,尤其是好多新能源的规划,很多都是不同的数字。但是我想大家的想法是一致的,未来肯定是逐渐的低碳化,逐渐的减排。

0-3.jpeg

上图梳理了电力行业在哪些方面做了减排,从发电侧来看是比较明显的,包括持续优化电源的结构,降低供电煤耗,严格实施燃煤机组污染物的排放标准,以及持续推进燃煤机组淘汰落后产能和节能改造升级。我国供电行业的能耗持续保持在国际发展的先进水平行列,在火电、煤电等发电行业的技术、设备、运行都是世界领先的。

 

电网侧来看,电网是连接发电和用户的桥梁,一方面必须更多的消纳可再生能源,同时它连接着用户,引导用户低碳节能也是电网发挥的作用之一。因此电网在这方面也承担了低碳节能的社会责任。


第一个就是推动清洁替代,消纳清洁能源。我们国家的风电、光伏基本上都是分布在三北地区,但消费的中心是在东部,能源分布是不平衡的,这有赖于大规模的输电通道的建设。比如说甘肃的风电装机已经超过了当地的负荷,在当地是很难消纳的,必须通过跨省区电网实现大范围的转移。这和葡萄牙、西班牙分布式的风电特点很不一样。第二个是促进电能替代,如“煤改电”。第三是服务电动汽车的发展,建设充电站、充电桩。最后是促进社会的节能,通过加强线损管理等手段促进用户的节能。

 

这张图的下边有几个数据,从国家电网公司来看,经营区内清洁电源的并网容量、上网电量以及占比是逐年在增加的。虽然现在也有很多弃风、弃光现象,但是从数字看,绝对量是在逐年增加的,增加的比例是非常惊人的。从国网的数据来看,风电和光伏的并网发电量已经超过两亿,都跃居全世界第一位了。从电力行业来说,存在的减排任务也是非常重的。

 

电力体制改革对电力行业低碳发展的影响

 

低碳包括碳市场是需要和很多政策进行衔接的,电力体制改革的因素必须要和现在推动的碳减排工作和碳市场相衔接,这是一个必须要考虑的机制性和体制性的因素。

0-4.jpeg

2015年电力体制改革新一轮指导文件下发了,去年一些核心的配套文件也逐渐下发,截至到现在29个省的电改方案已经批复,包括比较受关注的输配电价改革等基本覆盖了省级电网。还有就是北京、广州两大国家级的电力机构以及31家省级的电力交易机构都已经组建完毕; 105个增量配电试点业务改革试点项目2017年也要实施。

 

可见整个电力市场改革的进展是在加速,新的电力体制改革的核心思路是要建设一个市场机制。对于电力行业来讲,2002年那一轮的改革主要集中在调控分开,形成了两大电网,即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但是实质上市场机制没有介入,发电量和电价还是由政府来控制的,比如说每个省的发电量是由省里来决定的;销售电价也基本上是由省级物价局来制定的。从整体来讲电力行业的运行模式虽然电网分开但还是计划的模式。这一轮的改革很明确,就是要引入市场机制,这个方向是比较明确的,所以和碳市场的方向也是一致的

0-5.jpeg

市场化电力交易规模进一步扩大,从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来看,在2016年市场化交易电量已经达到20%,大用户直接交易已经实现了大用户和发电企业的直接交易,电价也可以由大用户和发电企业经过谈判在交易中心形成。在2017年到2020年电价肯定是要用市场化的方式来形成,并进一步扩大,有一个预计2017年可能会超过30%左右

 

再一个就是数千家售电公司的成立,市场主体逐渐多元化。全国已经五千多家售电公司,都已经开展业务,在市场主体多元化的过程中,怎样能分担碳的责任也是需要研究的主题。还有一个就是输配电价改革全面加速,未来电网的价格模式就会从购销价差的模式转变为成本加收益的模式。

 

对于电力改革下低碳发展的机遇和挑战,我总结了以下几点。

0-6.jpeg

电力体制改革将进一步促进电力行业的低碳转型。9号文目标里有一条,实现能源的低碳转型,在改革措施里面也体现得很充分。第一个就是风电、太阳能、水等清洁能源优先发电,最近政府也在制定节能发电、低碳调度的办法。第二个是市场成员准如条件包含环保要求。再有就是,市场主体自主性增强,碳履约更加灵活。发电用户能够实现自主的行为,用市场的手段来实现节能也是非常有效的。而且改革文件里面也会鼓励进一步的探索可再生能源用市场机制来消纳更多的可再生能源,这个也是比较清晰的。


当然也存在一些挑战,如下图所示:

0-7.jpeg

电力行业参与碳市场的关键问题


电力行业的二氧化碳排放是占总体碳排放的一半以上,所以被纳入碳市场毋庸置疑。

0-8.jpeg

跟电力行业有关的政策都是由政府不同的部门在推,比如发改委的体改司、气候司以及能源局都在推动,在推动过程中确实需要衔接,比如说在试点问题上,如果未来的每一个省不同的发电厂发电的方式是不同的,如果建立全国的碳市场怎怎么去衔接,对于企业来说会有不同;未来如果整个行业面亏损的话,碳市场在设计中是不是也要考虑投资能力提升的问题。

0-9.jpeg

碳价能否在电价中进行传导,决定了电力行业参与碳市场的方式。国外的碳市场基本上采用的方式是把减排量直接纳入到碳市场。中国电力市场在计划模式下碳价是很难传导到电价里的,因为下游的销售电价是固定死的,不是随着市场上游的价格波动的,电力市场化改革完成以后,是否也能考虑参考国外直接减排的方式?

0-10.jpeg

第二个在我国电价仍被管制情况下,需要建立碳价与电价的传导机制。因为电力的市场化改革也是逐步推行的,也会保留一部分发电计划,且很大一部分是居民、农业电价,还是一个比较低的电价,怎么来传导也需要去考虑。

0-11.jpeg

此外我们今年有一个课题是跟电力行业绿色交易相关的。现在绿色交易非常多,包括排污权、发电权、节能量交易、绿色电能、可再生能源配额交易、用能权交易等等,这些交易政出多门,不同的政策部门在协调,有的政策之间是有矛盾的,甚至是互相打架。企业本身是一个市场主体,每一个政策都会影响市场主体的行为。比如说发电权交易的政策肯定会影响到发电企业在市场上的报价,这种政策间的互相影响需要被充分考虑。

0-12.jpeg

最后一个就是还需要有交易技术上的协同,这些机制应该有一个协同,这样才能使得整体的推动更加有效。

热门文章

邮箱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