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撷英No.1】唐杰 |深圳绿色低碳发展的探索

  • 2018年03月08日

编者按:2018年1月26日,绿色低碳发展智库伙伴(GDTP)2018年度研讨会在浙江省湖州市举办。近百名专家和智库伙伴机构代表出席了本次会议,以“中国低碳发展转型的新思路”为主题,就国家碳市场建设、我国的中长期发展战略、“十三五”期间地方低碳发展、绿色金融和一带一路等主题进行了热烈研讨。本网站将陆续编发此次研讨会的研讨精华,敬请关注。


唐杰(深圳市前副市长、应对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

大家好,今天我主要介绍一下由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和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三家机构联合开展的项目成果。

 

深圳的基本情况和挑战

 

先简单介绍一下深圳,这里有两张深圳的今昔对比图,上边这张图是1980年,下边这张图是两年前。目前深圳常住人口接近1200万,从1979年设市至今近40年的时间,深圳创造了世界工业化、城镇化、现代化历史上的奇迹。


 

深圳有以下三个基础特征:


首先是资源禀赋匮乏。以淡水资源为例,深圳是全国严重缺水七大城市之一,原来深圳一直是从东江调入水,现在已经进入了调水的稳定期,虽然人口不断地膨胀,循环水使用的水平在提高。


第二是产业结构。深圳是中国的制造业中心,和国内其他大都市相比,只有天津的第三产业占比和深圳相比略低。


第三是碳排放与GDP弱脱钩,到目前为止,深圳的碳排放总量增速放缓,万元碳排放强度居全国低位水平。



深圳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是什么呢?从上图右侧图可以看出,深圳制造业所占比重较高,但是制造业的能源消费并不高,深圳第三产业的能源消费在提高,深圳人的生活消费的能源占比较高,在国内仅次于北京。

 

深圳十年低碳发展的成功经验

 

总结深圳过去十年的低碳发展,可以归纳成供给侧和需求侧全领域减排的低碳发展路径。从供给侧讲是发展清洁能源,优化能源结构,建立低碳产业体系;从需求侧讲,是压缩工业、建筑、交通等领域的能源消费,推动企业不断提高能效和转换能源结构;同时在废弃物资源的循环利用、水资源的管理和森林绿地等方面采取了诸多措施。下图显示的是深圳开展的基本的工作内容。我们这个联合研究项目希望把深圳过去低碳发展的工作尽可能量化。



深圳在低碳发展方面所开展的重大且有持续影响的工作是:


第一,区别于北京同心圆式的扩张过程,深圳一直坚持紧凑型城市规划、并推动组团式布局。深圳组团建设过程采用了向东南倾斜15度的自然风廊道,经过测算,由于较好地利用了东南季风,深圳的热岛效应降低3度,能源使用效率就比较高。


第二,深圳是全球使用新能源汽车最多的城市之一,2017年全面完成了公交车和出租车的电动车替换,加上居民购买使用的新能源汽车,总计十万辆以上。


第三,全力推进绿色机场和绿色港口建设。飞机停靠候机坪、柴油船舶依靠码头必须关闭引擎,由机场和港口通过电缆提供岸电。


另外,深圳在绿色发展上,居民参与程度很高。因为经济发展水平比较高,市民对环境问题比较重视,对霾天气敏感,会在网上抱怨。

 

地方治理和环境改善确实有关


对于深圳市低碳政策发布的脉络,我们分三个阶段,对90项低碳政策进行了评估,对目前深圳总体采取的政策到产生的低碳替换效率做了定量分析,过去很难概括蓝天白云和政策的关系,此项研究表明地方治理和地方环境改善两者确实有关。



比如说碳排放碳强度下降了28%和新兴产业有很大的关系;清洁能源供电量上升,绿色建筑面积增长,PM2.5下降了很多,过去谈这些的时候很难找到对应的效果。从市民评价看,深圳市采取政策措施与空气质量的改善得到了充分肯定。


深圳未来碳减排情景及路径分析


我们基于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中国能源研究室GREAT框架,结合深圳实际调研数据构建了LEAP-Shenzhen 碳排放路径情景分析框架,对深圳未来整体排放情景进行了预测,分为4个领域,142项措施。到2030年深圳减排总潜力是6540万吨,需投资近8800亿。



分类来讲:第一大类是能源生产过程能源消耗的减排,潜力是1300万吨。第二大类是建筑。第三大类是交通。最后是制造业,预计到2030年最大减排潜力可能达到2700万吨。从一定意义上说,深圳制造业减排主要表现为生产结构和生产环节的变化,大量的一般制造环节在深圳消失了,新的制造能力建立在深圳市外,高端制造业留在了深圳。这有一点类似于跨国公司转移产能到中国。


未来,深圳在建筑、交通和能源生产过程等领域需要有更多的投资,发展低碳技术,切实降低单位建筑面积、每一公里行驶里程和生产每度电的碳排放水平。


这一研究设定的情景是:第一:深圳实际经济增长率,2016- 2020年为8%,2020-2030年为7%。第二:深圳产业结构升级预期,2020年保持40%的工业,考虑到特大城市水电气热生产占工业比重会在10%以上,故制造业的比重略低于30%。到2030年第三产业占比应当提高到67%以上,相对应的制造业占比会在20%以下。第三:人口规模是1400万到2000万之间。



通过对碳排放情景预测分析,我们发现,一是深圳在2030年前达到碳排放峰值的不确定条件是人口持续增长;二是深圳在达到碳排放峰值前就会出现人均碳排放水平持续下降的过程。这是与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完全不同的碳减排情景。


以2030年人均5吨作为预测基准,可将减排路径分解为:

 

深圳电力行业最大减排潜力来自于深圳唯一的煤电厂—— 妈湾电厂退役,预计在2022年后关闭,可以实现减排1300多万吨的效果。

 

深圳制造业的减排将集中在更加深入细致的减排技术和领域,这些技术可能不是“高大上”,但是减排的效率很高。诸如,电机改造、照明改造以及淘汰低效工业锅炉等。

 

交通部门是深圳以及其他大城市正在快速增长的碳排放部门。主要采取的措施其一是货运结构调整或者说是供应链管理,从目前看,相关软性措施投资不大但效果明显。其二是围绕轨道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地提高公交分担率。其中,合理规划轨道/公交线路与实现高效接驳对提高公共交通效率及公交分担率有重要作用。

 

绿色低碳建筑是未来碳减排的主体,也是投资的重要方向。大量新技术和新模式会在绿色建筑领域出现。中国共产党十九大报告将低碳产业和低碳技术列为未来的重点产业,深圳正在高度关注低碳建筑的新技术和新模式。


对深圳未来低碳发展的政策建议


这项研究针对深圳未来的低碳发展提出了53项政策建议,基本上会延续过去十年比较成功的经验:


首先,从顶层设计上用立法的方式解决,不断提升企业的守法意识。


第二,重要的政策专项突破,包括产业体系的低碳化、能源低碳高效、建筑的低碳化,以及对交通流量的调控。


第三,完善碳交易体系对碳减排的市场引导作用仍然是未来重要的工作内容。实证检验证实,深圳在全国最早开始的碳交易试点对深圳制造业碳排放产生了突出的遏制效应。


第四,保障推广,包括资金统筹与模式创新、公众参与等,特别是让孩子们认识碳排放的影响,参与碳减排实践,分享碳减排经验,这是深圳正在探讨广泛推行碳积分、碳足迹等市民参与实践的原因所在。




热门文章

邮箱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