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撷英No.2】王胜 |重庆绿色低碳发展概况及对绿色智库研究工作的建议

  • 2018年03月08日

640-1.jpeg


编者按:2018年1月26日,绿色低碳发展智库伙伴(GDTP)2018年度研讨会在浙江省湖州市举办。近百名专家和智库伙伴机构代表出席了本次会议,以“中国低碳发展转型的新思路”为主题,就国家碳市场建设、我国的中长期发展战略、“十三五”期间地方低碳发展、绿色金融和一带一路等主题进行了热烈研讨。本网站将陆续编发此次研讨会的研讨精华,敬请关注。


王胜(重庆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重庆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640-5.jpeg


重庆绿色低碳发展概况

 

2016年1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到重庆视察工作,主持召开了长江经济带座谈会,明确提出长江经济带建设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这一重要论断对长江经济带的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影响深远。陈敏尔书记主政重庆之后,率领全市上下深入学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在西部大开发的战略支点和一帯一路与长江经济带联结点这“两点”定位基础上,特别补充强化提出了内陆开放高地和山清水秀美丽之地的“两地”定位。可以说,从中央到重庆市委、市政府对绿色低碳发展非常重视。

 

之所以做出这一重大战略调整,我想这与重庆独特的市情密不可分。


一方面,重庆地处生态敏感区,又是老工业基地,尚处于欠发达发展阶段,如何绿色低碳发展,的确很有挑战。另一方面,与京津冀和沿海发达城市相比,重庆绿色低碳发展具有资源禀赋和空间的优势。具体讲,重庆8.2万平方公里,3000多万亩农地,6000多万亩林地,加起来有1亿亩。从整个国土空间的开发来看,全域国土空间的开发强度是2%左右,如果从重庆主城来讲,5473平方公里开发强度也不过15%左右,和长三角、珠三角的很多城市比起来,重庆的空间承载能力和开发潜力非常大,绿色的本底非常好。


与此同时,重庆绿色低碳发展也具备了一定基础。重庆是全国首批五省八市低碳城市试点之一,也是碳交易市场试点之一。2008年我们和中科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的团队合作,绘制了重庆低碳经济的路线图。在推进绿色低碳发展的进程中,重庆持续推进蓝天、绿地、碧水、宁静、田园五大行动,在建筑节能和工业节能方面走在了全国前列。数据显示,直辖之初,重庆工业能耗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到2005年仍然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2016年重庆万元亿GDP能耗已经降到0.52吨标准煤,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对绿色智库开展咨政研究的建议

 

今天是绿色低碳发展智库伙伴的年会,我认为智库的核心使命是为党政决策提供咨询,因此把握咨政研究的基本特点和一般规律,对于提升绿色智库成果的质量和影响力至关重要。对此,我的体会是:


首先, 围绕决策者的关注点选好题。


咨政研究选题至关重要。咨政研究和学术研究是两码事,学术研究更多是强调兴趣、知识和理论创新,只要言之有理,有学术价值就可以。而咨政研究需要为决策者服务,为党政决策服务。


在这个过程中,不能按照学术的惯性和思维来,而应该站在决策者的角度,围绕决策者的关注点选好研究题目。从实践层面看,即便是同一个题目,服务对象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是党政主要领导还是分管领导,是职能部门还是综合部门,都可能对题目研究的重心和决策需求会有差异,我们的供给也要作相应的调整。


第二,围绕决策者的思维方式解好题。


决策者通常遵循综合思维、操作思维,而学术研究虽也要讲综合性,但更多是强调在特定学科领域追求知识创新、理论创新,更多追求普遍规律的发现和把握以及方向性的解决思路,而非提出有针对性的操作方案。


举个例子,我们在学术讨论过程中,一般都要把低碳、循环、绿色分开说,对几个联系紧密的范畴进行界定。但是,从实际操作的角度,这三者常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讨论解决问题的方案,绝不可能像我们学术研究那样,在理论假定的基础上进行逻辑推导。正如马克思主义哲学所讲,世界是普遍联系的,矛盾是运动变化着的,我们在讨论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咨政方案时,一定不要单点、单线和静态思维。《三体》里面有一句话“我消灭你,与你无关”,在绿色低碳领域就有不少这种有趣的现象。


比如共享单车,以前我们讨论碳排放如何如何,一拥堵起来之后,再好的汽车,再节能再减排的汽车,排放量仍然很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都不用汽车吗?不用汽车怎么办?要保证都市人的生活节奏,要满足我们的基本需求。共享单车出来之后,很多CBD、拥堵的地段,通过共享单车一下子很多人不愿意开车了,对这个现象进行过定量评估没有?大家算过共享单车推出后对减排的贡献有多大吗?其实这个话题很有意思。


再比如,我们都知道,煤在燃烧和利用的过程中排放很高,其实煤在采掘的过程中造成的能耗和排放也很高,低碳发展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调整能源结构,降低煤炭消费。但是,由于过去电力市场、能源市场条块分割严重,难以发挥市场机制对资源配置决定性作用的背景下,出于保障地方电力供给,从“十五”到“十二五”,各地上马了不少火电项目,其中包括重庆这样一些贫煤地区。不综合各种制约因素,单纯批判地方政府本位主义,甚至出台强化审批的政策措施,实践证明,事与愿违。换个视角综合研判这一问题,其实一旦真正把电力市场做起来了,把超高压输电网络建起来了,各地可以更大范围地消纳、平衡各种能源,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在这种背景下,市场机制对资源的配置效应自然就体现出来,还会出现贫煤地区不计后果见煤就采的现象吗?

 

第三,围绕决策者的阅读习惯答好题。


有了好的成果、重要的发现,是否一定能影响领导、推动领导拍板做决策?不见得。能否写好也是很重要的提升点。我担任《决策建议》主编前后审阅的投稿有近千篇,发现大多数来稿是不符合咨政文本范式的。好的政策建议往往遵循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干的组织结构,问题应该开门见山,剖析应该单刀直入,观点应该鲜明犀利,切忌学术语言、模糊概念和个人感情。要努力通过直白的语言、清晰的结构和严谨的逻辑让领导信服认同,最终形成决策。




热门文章

邮箱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