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智库伙伴专家解读《强化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国国家自主贡献》

  • 2015年07月08日
  • GDTP

6月30日,中国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提交了备受瞩目的《强化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国国家自主贡献》文件,提出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左右等2020年后强化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目标以及实现目标的路径和政策措施。

据解振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按照估算,中国要实现到2030年的应对气候变化目标,在加强能源节约和优化能源结构方面的投资大体上需要约41万亿元(以2010年的价格计算)。

本期好思汇,绿色低碳发展智库伙伴秘书处(绿色创新发展中心)整理编辑了低碳智库伙伴专家对此的看法。专家表示,这是非常有力的目标,是中国政府向国内外宣示中国走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道路的决心和态度。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绿色低碳发展智库伙伴的专家们都怎样看。

何建坤    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

何建坤在为《光明日报》撰文《推动能源革命 实现国家自主决定贡献目标》中指出,到2014年底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了33.8%。而同期发达国家下降幅度约15%,世界平均水平基本没有下降。我国在减缓碳排放方面的努力和成效举世公认。当前,我国又进一步提出到2030年比2005年下降60%~65%的自主决定贡献目标,从国内生产总值的二氧化碳强度下降速度进行比较,这是高于欧盟、美国以及日本等发达国家的更为积极紧迫的减排目标,实现该目标需作出更大努力。

他强调,在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二氧化碳排放和二氧化碳排放峰值目标中,主要关注化石能源消费的二氧化碳排放。化石能源消费的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即意味着我国温室气体排放总体上达到峰值。对其他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我国也将采取积极的减缓行动。


杜祥琬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主任

杜院士在为《经济日报》撰文《应对气候变化 给力低碳发展》中指出,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责任和国内需求高度一致,国内外两个大局互相促进、互相支持。

杜祥琬对新华网记者说,虽然以煤为主是我国能源结构的天然禀赋,但我们仍需努力推进低碳高效地使用煤炭,同时增加非化石能源比例。“这也就体现了能源革命的内涵,从黑色高碳逐步走向绿色低碳。”

他说,自主贡献的措施不是对经济造成了损害,而是让经济更健康。他同时表示,要淘汰落后产能,限制高耗能产业的过快增长;同时发展耗能低的新兴产业、服务业,倒逼中国绿色发展转型,从而实现“碧水蓝天”和“美丽中国”。


李俊峰    国家气候战略中心主任

李俊峰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的自主贡献是根据公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能力等原则,并考虑了发展阶段、现实能力等国情提出的,将有力推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进程。

他指出,中国已成为世界节能和利用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第一大国,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

中国目前正处在工业化、城镇化中后期,如能在这过程中实现发展路径创新,走出一条绿色低碳的发展道路,将为其他尚处在工业化、城镇化初期或尚未开始工业化的发展中国家提供有益借鉴,为各国协调处理好发展经济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关系做出表率。

李俊峰与同事撰写的评论文章《同舟共济,合作共赢——对中国国家自主贡献的评论》指出,自主贡献有助于推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进程。达峰承诺为全球温室气体达峰创造了条件,使得全球2020-2030年期间达峰存在可能;提高非化石能源比例是能源低碳转型的实际行动,有助于加快全球能源系统的低碳化进程。


邹骥    国家气候战略中心副主任

邹骥等撰写的《解读中国国家自主贡献(INDC)目标》指出,按照中国提出的INDC目标,可望达到如下效果:

一是中国有望通过对发展路径的战略管控,逐步实现发展路径的创新,开创一条比欧美等发达国家传统发展路径更为低碳的、在更低收入水平上达到更低峰值水平的崭新的发展路径。

二是中国如能实现其国家自主贡献所提出的2030年目标,则将为其在2030年之后进一步向符合2℃温升目标要求的路径转型,提供较大的可能性并奠定坚实的基础。

三是中国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将继续引导中国经济发展与碳排放逐步脱钩。

四是与已有的2020年减排承诺相比,中国2020年后的减排力度将全面呈现加速增长的态势,行动力度进一步增强。

五是在国家自主贡献目标下,中国将确保通过创新发展路径,使其到2030年的能源相关CO2累积排放水平仍低于美欧同期水平。

六是中国国家自主贡献将为发展中国家后续发展提供示范和借鉴,并通过南南合作等方式传播经验、提供支持。

 

姜克隽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

姜克隽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分析,2030年前就可能达到排放峰值。非化石能源占比提高的幅度,还是非常巨大。


杨富强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

杨富强对澎湃新闻表示,中国INDC是一个全面且宏伟的计划,总体来看,碳排放峰值年、碳强度下降等目标,与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形势总体吻合。他说,中国提出到2030年实现碳排放达峰,经过科学测算,实际上也是为提前达峰留有余地。


王克    人民大学环境学院能源与气候经济学项目执行主任

王克对澎湃记者分析说,总体来看,国家公布的这几个目标里边,20%非化石能源比重这个目标是最难实现的。

本期好思汇就INDC与专家的预期、资金等关键词汇集了更多低碳智库伙伴专家的看法。


周大地    能源研究所原所长

周大地表示,关键看如何落实和争取提前达峰。20%非化石能源关键看能源消费总量。从现在能源增量大幅下降的趋势看,实现可能性很大。

中国应该力争提前实现排放峰值,而且有可能提前实现。部分省市要更加提前。


林伯强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与能源政策协同创新中心主任

林伯强说,内容和预期差别不大,按照目前的经济状态,都可以提前完成。经济放缓,单位GDP能耗下降较快,而能源需求放缓,可以尽可能用清洁能源满足


段茂盛    清华大学中国碳市场研究中心主任

对于全国碳排放权交易体系建设而言,最重要的是按照规划扎扎实实推进各项相关工作,认真总结和吸收试点的经验教训,做好顶层设计,打好数据基础,提高各主要市场参与者的能力。


林翎    中国标准化研究院资源与环境分院院长

印象最深的是中国经济发展与碳排放逐步脱钩。期待非化石能源占比超过25%。


齐绍洲    武汉大学气候变化与能源环境研究中心主任

齐绍洲指出,中国的目标、行动确实雄心勃勃,政策措施也很全面,鼓舞人心。

41万亿资金重要的不在于怎么来从哪儿来,而在于怎么用、用到哪儿最有效。

如何让地方和企业不折不扣地去落实执行是关键,克服利益集团的阻力是挑战,进一步明确地方和企业落实执行的机制和抓手是保障。

诸多量化目标和门槛为碳市场的CAP和行业Benchmark的预测和设定提供了参考依据,有利于碳市场制度的制定、完善和发展。

尽早提前达峰为不少省市提供了政绩竞争的目标,有利于全国达峰目标的提前实现。


王忠敏    中国智慧能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

中国的国家自主贡献选取了以发展路径转型创新为主题的一揽子指标体系非常必要。王忠敏认为,有两个问题需要在实践中进一步探索完善:

一是非化石电力装机问题,从目前我国风能和光伏发电装机来看,规模和速度己经成为世界第一,投入的资金和力量已经很大,但完成传统电力的替代还有许多问题,存在大量弃风弃光现象,其原因既有技术上的,也有体制上的,如果不突破,即使装机容量增长再多再快,也很难实现预期目标。

二是节能降耗问题,从实际情况看,节能是最有意义的减碳,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还存在巨大节能潜力,无论是工业节能、建筑节能还是交通节能都还大有文章可做。

这两个问题既需要国家研究相关政策,也需要科研和技术支持。因此支持智慧能源产业创新和能源互联网建设应该是题中应有之意,这两个方面的突破,对于实现中国的国家自主贡献指标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其他专家声音

还有专家指出,INDC的发布,秉承的是本届政府力求在包括气候外交在内的全方位外交上奋发有为的新的大国外交思维。

对外,有利于进一步扭转哥本哈根以来吾国在气候外交上的颓势,有助于提升中央之国在地球村的气候道德指数。对内,则有利于提高气候职能部门在与能源部门、节能部门等的博弈中的话语权。

国内,气候治理、能源治理,哪个统筹哪个,问题很微妙,目前没有答案。国际上,由于多种原因,中国注定不可能成为全球能源治理体系的执牛耳者。

但在全球气候治理上,中国政府如果能如INDC所言有担当、言必信、行必果,则真有可能扮演领袖者的角色。不能只在形式上,必须是在实质上,让村民们诚服。

热门文章

邮箱订阅